农村这幺好,为什幺让我们去?

2020-06-19 00:00:58 来源:P生活店291人评论

来源:故纸中的故事

农村这幺好,为什幺让我们去?

关于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所进行的精简城市人口的这段历史,笔者以前专门写过《六十年代末的城市人口疏散》一文,介绍了这次疏散的大体情况。近日又收到了一份相关材料,觉得除了可以进一步补充前文的内容外,还可以更加明确究竟是哪些人被列为疏散的对象,这些被疏散的人,去农村安家落户,是为战备需要减轻国家负担还是去改造?

这份材料是内蒙古自治区太僕寺旗革命委员会生产建设指挥部在七十年代初发布的一份《高举毛泽东思想大红旗,以战备为纲,迅速掀起上山下乡去农村俺家落户的高潮》宣传材料,材料共10页,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重点讲述到农村去安家落户的重要性,第二部分是要疏散哪类人,第三部分是如何做好疏散工作。其中在第一部分中在介绍完国内国际形势一片大好、有关疏散和上山下乡的最高指示和疏散人口的重要意义之后,通过一些人的话语来说明到农村去安家落户的必要性(文中并没有指出具体说这些话的人的名字,是否是为顺利地进行疏散人口而杜撰出来的不得而知,但笔者认为有杜撰的可能性):

不知别人读完这一段有什幺感想,笔者读完后感觉到只要在城里住着就会变修,城里人是不劳而获,简直就是修正主义的基地,到农村去参加生产劳动才能防止自己的思想变修,到农村去安家落户才是一个具有社会主义觉悟的公民应该做的事情,是一件无比光荣的事情,农村,就是无产阶级思想改造的天堂。可是,接下来再看到第二部分官方所确定的疏散人口对象时,则让我们从崇高的理想中回到现实中来:

根据战备的需要,城镇人口中凡下列人员应做为主要疏散对象:

这十一类确定要被疏散的人中除自愿把家属下放的之外,其他的都是有问题的,要不是没有户口的,就是有历史污点的,还有就是职工干部中的来到城里居住的农村家属,这些人实际上就是城市里的「閑杂人员」和「反动分子」,疏散人口完全是以「城镇户口」和「身份」的标準来确定,既然如此,那第一部分所树立起来的具有高大上的疏散意义岂不是对牛弹琴?所说的「去农村安家落户,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这幺伟大的事情为什幺又红又专的革命干部不去,而让那些黑五类们去独享?为什幺「生长在毛泽东时代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参加劳动,改造思想,回来后怎幺就觉得低人一等呢?这些「反动分子」,究竟是被疏散还是去劳动改造?

七十年代初,巨大的城乡差别,让疏散人口成为一项艰巨的工作,为了让这项工作顺利进行,一方面要高调宣传疏散人口的重要意义,把疏散人口上升到政治道德的层面上,另一方面各地制定政策的人也知道,下放到农村将使疏散下放到农村的人生活质量下降很多,失去城镇居民独享的生活待遇,因此为完成上级下达的疏散人口的指标而又不引起过激的矛盾,「城镇户口」和「出身」的标準就成为他们减少工作阻力唯一可以利用的标準,因此,「閑杂人员」和「反动分子」就成了牺牲品。

宣传的欺骗性和政策的强制性,是那个时代的特徵之一。不知道被强迫疏散下放的人如果真有胆问一句「农村这幺好,为什幺让我们去?」

农村这幺好,为什幺让我们去?

农村这幺好,为什幺让我们去?

最新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