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微波真的会致癌吗?答案是,不确定

2020-07-11 00:23:05 来源:P生活店784人评论

一个晴朗的冬日,我沿着蜿蜒的小路,上到了海拔比阿布奎基高了3,310公尺的圣蒂亚山的山顶上,徜徉在一片钢铁森林当中。这是新墨西哥州和美国西南部的通讯基地,山顶上矗立着一座座广播天线与微波天线的电塔。微波是一种微弱的电磁辐射,它的频率比无线电波高,但是比热辐射和可见光低。由于微波的波长只有0.1公分到1公尺之间,很容易便可利用碟型天线,将它们集中成束状,然后用它来转播电视广播节目、进行长途通话,或是传递信号塔间以及卫星间的讯息。

我们的手机、无线网路装置也都会发射和接受微波。有些人认为,这样的微波辐射会引起脑瘤等疾病,而圣塔菲最近就集结了一群这样的人。他们在公听会上作证,要求无线装置退出图书馆和市政府等公共场所,只要一有新的无线通信基地台要申请核准,他们就群起反对,就连装在教堂尖塔上、那没有人看得到的基地台,他们也不放过。他们感觉得到这些微波辐射,或者说,他们相信他们感觉得到这些微波辐射。譬如,有位圣塔菲居民对他的邻居提出告诉,理由是这邻居使用的iPhone会发射有害物质。

有一位来自罗沙拉摩斯的物理学家,只要出现在公共场合,就会戴着铁链盔甲帽做保护。知道我对于接触少量微波辐射会有害处这件事并不以为然,他对我下了战帖。他要我到这座山上来,在天线旁待个一、两小时,然后看看我事后需不需要吃阿斯匹灵来治我的头痛,或是晚上可不可以不吃安眠药就入睡。

到了山顶上,我先绕了一圈,环顾一下四周一望无际的景象,也逛了礼品店,并观赏了一场户外婚礼。接着,我坐下来读一本和集体歇斯底里与健康恐慌有关的书。书的内容净是一些缺乏依据、但是在网路上疯狂传播的迷思,像是有些人对手机的恐惧,就是所谓「转移性文化基因」的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例子。

在这个体验过程中,我全程带着一具微波测量仪,并且确定我一直暴露在至少每平方公分一毫瓦的微波辐射下。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认为暴露于这个微波辐射量超过三十分钟,可能对身体有害(太阳的辐射能量是每平方公分一百毫瓦。),但是那些反对无线装置的人表示,这个辐射量比起可导致脑癌的辐射量高了好几倍,认为这样的标準太过宽鬆了。两个小时后,我开车回家,隔天醒来也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也许要再过几十年,我才会知道自己是不是为脑癌埋下了病因。

如果我真的得了脑癌,致病的机制也不会是目前已知的科学可以回答的。我们目前知道的,只有暴露在高频率的紫外线、X射线和γ射线之下,才会导致癌症发生。频率愈高,代表波长愈短,携带的能量也愈高。这类电磁波的波长只有十亿分之一、甚至几兆分之一公尺,可以轻易穿透细胞,打掉原子中的电子、破坏DNA。

但是像微波这样温和的辐射,只能造成含有水分的组织震动或是温度上升,这也是微波炉加热水或煮熟食物的原理。手机和无线网路发射出来的电磁波,强度连这个都比不上,如果它们真的会导致癌症,一定是另有原因。

包括微波在内的电磁场,可以影响带电粒子的运动,而我们体内确实不时有钙、钾、钠、氯等带电粒子进出细胞。或许微波会改变这些电流的节奏,使得电流因而增强或减弱,最后干扰了某个重要的细胞路径,引起恶性行为。免疫系统可能因此受到抑制,或是后成遗传特性可能受到影响(也就是在不直接造成DNA突变的情况下,以甲基化等其他化学方式改变了基因的表现)。

但是这些都只是推测。科学家不断在实验室里,探讨微波是否会影响细胞分裂、DNA表现等细胞功能、是否会改变血脑障壁的效率、是否会将已知致癌物质的影响放大,结果至今仍然没有定论。

有一项研究发现,贴近手机使用的大脑部位,葡萄糖的代谢,也就是将糖类转化为能量的过程,较为旺盛,但是这个发现在临床医学上的意义,还有待釐清。另一方面,也有研究发现的结果是完全相反的,也就是这个部位的葡萄糖代谢是受到抑制的。虽然有几项研究发现,长期暴露于微波下,会增加实验室动物发生肿瘤的风险,但是有更多实验发现没有影响。

世界卫生组织整理了将近两万五千篇研究报告,还是没有找到微波会导致癌症的有力证据。流行病学上的调查也是如此。过去二十年来,手机的使用日益普及,但是恶性脑瘤的发生率依旧维持在很低的状况,大约是每十万个人当中有6.1人,相当于0.006%。过去十年,恶性脑瘤的发生率甚至有稳定下降的趋势。

即使如此,还是有流行病学家不善罢甘休,继续研究手机的影响,其中最具野心的,非国际癌症研究署(IARC)底下的「通话机研究」计画莫属。研究人员蒐集了来自十三个国家的五千名脑癌病人资料,并和控制组比对。最后发现,使用手机讲话的时间长短,和神经胶质瘤、脑膜瘤、听神经瘤的发生率毫无关係。事实上他们发现,两者之间甚至存在着负相关:经常使用手机的人罹患脑癌的机率,要比从不用手机的人来得低些。作者不认为这代表使用手机可以产生保护作用,而是研究方法上的抽样偏差或随机错误。这样背离直觉的结果也代表:就算手机的使用有任何影响,也是极其微弱的,程度不过和统计上的误差相当而已。

就像先前科学家认为,多吃蔬菜水果可有效降低罹癌风险时一样,这项研究採取的也是回溯性的方式。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让这个研究结果无法定案的原因。这项研究虽然没有发现剂量与反应有成正比的关係,也就是说,癌症的发生率并没有随着手机使用的时间增加而增加;但是,在最常使用手机的那10%人当中,神经胶质瘤(glioma)的发生率确实一下子从0%增加到了40%。神经胶质瘤是最常见的脑部肿瘤,一般人的罹患率大约是0.0057%,提高40%之后则是0.008%。而其他肿瘤也有类似这种发生率突然上升的情形。研究人员把这些也都归咎于研究方法的缺失,像是有人提到自己每天花了十二个小时的时间讲手机,这听起来太不合理了,而且有误导的嫌疑。

或许是这些脑癌的病人亟欲为自己的疾病找到理由,因此高估了他们使用手机的情形,也可能是他们的记忆或理解力受到了脑癌的影响。美国癌症研究院事后又做了一次调查,还是没找到手机使用时间与脑癌发生率之间的关联。许多流行病学家都对国际癌症研究署仍将微波辐射列入可能致癌物质的清单上,感到不可思议;但国际癌症研究署认为,虽然没有证据明确表示微波辐射会致癌,还是小心为妙。

另一方面,「欧洲癌症与营养学前瞻性调查」(EPIC)也针对相同的议题进行研究,规模同样极富野心,不一样的是这个取名「手机使用对健康的影响」(COSMOS)研究计画,採用的是前瞻性的研究方式。COSMOS预计监测二十五名自愿者,在二十年到三十年内使用手机的情形,这样的规模显然足以揭示使用手机的长期影响。只是我认为就算调查结果出炉了,一样不会获得所有人的认同,就像我们永远没有办法为电缆线不会增加孩童血癌罹患率下定论一样。

「电缆线会导致孩童血癌」是从三十年前就开始盛行的假说,电缆线发射出来的电磁波,波长很长,因此能量要比微波微弱许多。我们现在担心的微波,波长是以公分计算的,但是无线电波的波长则是以公尺来计算的—频率最低的调幅(AM)频道,波长有数百公尺长,而频率60赫兹的电磁波,波长有五千公里长。它们会在所经之处,包括人类细胞,引起微弱的电流,但是尚未有人发现这会导致癌症发生。流行病学家长久以来的研究,也未能找到它会带来危险的证据,不过总是会有一些特殊案例出来唱反调。

书籍介绍

《癌症探祕》,天下文化出版

作者:乔治‧强生(George Johnson),科学记者、科学网站共同主持人。

当作者心爱的妻子罹患了转移性癌症,作者开始着手学习一切有关癌症的知识,他访谈了许多研究癌症成因的科学家、致力于治疗癌症的医师、以及正与癌症搏斗的病人。

历经十余年的调查,加上陪伴妻子抗癌的体会,作者完整记录了有关癌症起因的新理论(从演化生物学、分子生物学、到赛局理论、物理学)、革命性的治癌方式,以及为什幺治癒癌症迄今仍然是难以完全锁定的目标。这本书从化石发现恐龙也会罹患癌症开始写起,作者高度感染力的散文风格、不屈不挠探索真相的科学求知求真态度,交织成这部有血有肉的癌症追猎史。

手机微波真的会致癌吗?答案是,不确定


最新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