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Rekenthaler 【策略】留意泡沫指数寻高回

2020-06-07 13:52:32 来源:L生活历993人评论

John Rekenthaler 【策略】留意泡沫指数寻高回

2017年初,彭博编辑Joe Wiesenthal在Twitter写道:「一只好的ETF,应懂得挑选记者称存在泡沫的公司或市场,然后持有其长仓。」投资公司GAM的投资组合经理Paul McNamara接受这项任务,打造了一个往往被人投以奇怪目光的模拟组合,其中包括Tesla(TSLA)及Netflix(NFLX)、一只Bitcoin基金、长期债券、一只中国房地产信託基金及一只沽空美股波幅的交易所买卖票据。

在2017年其余时间裏,上述泡沫组合上涨80%,但翌年却下跌23%(其沽空美股波幅的票据在亏蚀超过90%后清盘),而在今年首5个月有所反弹,升17%。以此计算,其年度化回报率在25%以上(我没有该投资组合的正式成立日期,恕未能準确计算),儘管当中有些大幅的波动。

媒体与专业人士不同

媒体一向寻根究底,即使是同行也不会放过。CCN的Mark Emem这样写:「要是泡沫组合有任何用处,无非就是证明主流媒体大多误判某些估值过高的资产罢了。」ForexTV.com则说:「这就是当媒体警告有泡沫,但你仍然买入该等资产的情况。」彭博的Matt Levine问道:「我没有冒犯的意思,但媒体为什幺要推荐此等东西?」

Matt,我也没有冒犯的意思。你的话说得真好。

然而,以上的描述并不真确。现在是在说投资界的专业人士,并非媒体。总的来说,媒体不会编造这些论点。(他们当然不会建立中国房地产交易的纪录。)这些「泡沫」无非是来自交易员及投资组合经理。泡沫指数的创造者McNamara坦言:「疯子才在这裏买任何东西。」

长期困局仍原地踏步

这就带出一个问题:颠覆专家的建议,是否就有利可图?

单靠「买入及持有」似乎并不可取。过去30年,最着名的泡沫包括:
• 1980年代的日本
• 1990年代的新时代
• 2010年代的长期债券

(2000年代的房地产泡沫亦是令人惋惜的,但几乎完全错失时机。加密货币或许亦可列入这份名单──但大部分质疑的声音直至2017年底才出现,而当时比特币价格与目前大致相若。)

日本股市经历40年的困顿期。新时代股票在新千禧年甫开始就跌落谷底。其后此等股票儘管出现反弹,仍需要15年的时间才能赶上美国股市的其他範畴。长期债券虽未如预期般爆破,但也没有什幺利润可言。

买入专业人士强烈建议沽售的资产,这种策略不易跟从,因为对于因应数据行事的人来说,若资产存在明显的泡沫,实际上令人难有买入的意欲。日本国家电话公用事业的市盈率高达60倍,其股价充其量只能原地踏步。这些公司不会迅速增长,而按股价计算,其收益率已不足2%。同样,新时代企业亦相对成熟,市盈率逾100倍,但美国国债收益率仅为2.5%。

然而「缺乏吸引力」和「风险迫近」之间是有区别的。一方面,我们很难确认某些贵价资产只有零至中等增长率,因而买入这些资产是不合理的;另一方面,预测某些资产将面临末日则更难。根据个人经验,没有一种所谓的泡沫如此明显和不可言喻到必然引发灾难。我们极其量只能说最好迴避某类资产而已。

短期安稳难有持久性

此建议与泡沫相关的交易策略可能有所不同。若投资者在1986年买入日本股票并计划长期持有,投资回报就颇为逊色。然而,若投资者打算买入后持有12个月,并计划在市场持续强势时维持持仓,一旦市场急挫就卖出,那幺他们会在首4年见到资产价值上升,但到了第5年就录得巨额亏损,平仓后的年度化回报可达12.7%。对新时代股票採用类似策略,利润应该更丰厚。

有此发现并不稀奇。毕竟,「泡沫」是「拥有价格上涨动力的投资项目」的另一说法──而具有价格上涨动力的投资项目拥有非常长久的成功往绩。曾经有一项最大规模投资行为研究,其跨越超过200年的时间,覆盖16个国家的68种资产类别,其结论是,价格动力是作者评估的24个因素中最强的因素。在时间的推移、不同资产类型及国家,价格动力亦具有最大的持久性。

因此,有理由相信买卖「泡沫」投资可能具有成效。它能否改善其他动力策略则是另一回事。此方法的波动性必然较高,其额外的波动性或可带来更大的回报, 不过这并非定律。

最终,这可能无从稽考。McNamara写道,他的泡沫指数来自一个「假想信封的背页」,而非「实际的投资方法」。若想在其概念加入严谨内容,以期望透过明确的规则建立投资组合,这做法相当困难──或许永远不能成事。

双方在各自的方式上都是正确的。主流投资界──正如其信使、媒体所说的那样──善于识别种种不寻常的情况,用McNamara的话说,即当市场估值是由「充满热情的笨蛋」而非「冷静的数学」决定的时候。然而,在这些估值为「泡沫」时,投资者暗示其所知的比实际知道的还要多。有评论指这些泡沫未必立即消失,甚至丝毫不会减退,这个观点很正确。

若紧随价格动力的趋势,或许利润也会被冠以「泡沫」的标籤。假使这种基金存在,我不会买入,但亦不会责难这种做法,因为部分人理解投资背后的逻辑,亦作好接受承担巨大风险的準备。我没有听过很多比「买入投资泡沫」更古怪的建议──但比这更糟糕的想法倒也听过。 

最新图文推荐